是贼鸥呀

当一切结束的时候

黎明时分,两条龙在晨曦的拥簇下相视而笑。

清晨,一滴正要滑下树叶的露珠被悄然冰封。

主恒星高挂山顶之时,绵长悠远的兽啼回荡在荒凉的山谷中。

在夕阳的余晖中,异地的恋人在瑰丽的晚霞中拥吻。

苍穹之下,深紫色的巨龙扇动巨翼隐藏在群星烂漫的夜幕之中。

当一切结束之时,我们,一直都在。

在飞机上的瞎摸
是自家女儿飞翼(Flywing)小公主。

想不出标题

是两条龙龙的故事哟!
脑抽时瞎写的,学龄前文笔。


“你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样子吗?我以前是个正常人,能直立行走,我不是战士,也不是野兽。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个死样子吗?”
“战争。”
“对,就像你说的,战争。”他点了点头。
“那么战争从哪里来呢?就是因为冲突,因为你们,要不然他们为什么会揭竿而起,威震天会开始革命,霸天虎会进军铁堡,我什么会变成这样,都拜你们所赐,汽车人。”
他恼怒地转过身,尾巴猛地抽了一下地,身上的装甲晃的叮咣响。
“那你以为你是什么货色?英雄?神灵?”
镇星(Suppress star)坚定地往前跨了一步,挺直了脊梁,站在他身后。
“不要以为你们有多高尚,我们都是一样的!我们去杀戮,去毁灭,我们都是罪人。我知道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。但现在,既然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,就要以现在的你-冰封,为你的阵营尽忠!我们是在第一战线上!你和我都是战士!”
冰封(Frozen)摇了摇头,转过身来,巨大的头颅上那深红色的光学镜凝视着他。
两个人都深吸了一口气,异口同声地说道。
“你不了解我。”
“你不了解我。”
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镇星低下头,背部的装甲向前滑动,在一套复杂的变形后,一只比他更加庞大的机械巨兽呈现在他眼前。
“野兽计划的一员?RS-118?”
“不,不是。”野兽的竖瞳平视与他的光学镜。
“那是什么?”冰封好奇地往前迈了一步。
“我什么都不是!”
“我生于战争,生为战争,我只是他们的一个工具,我没有选择的权利!”
镇星头高昂着,一步一步地向前迈着,张开了她的巨翼,呲出她那带着锯齿的獠牙。
“不要挑战我的底线,汽车人。”
他也不甘示弱,喉咙里发出冰息储能的嘶嘶声,背脊上的脊刺张开,爪子紧紧地扣着地。
【 “当时双方剑拔弩张,差点没打起来。”
“然后呢?然后呢?谁赢了?”一个碳基幼生体激动地问道。
“他们并没有掐起来,好男不跟女斗,不是吗?”
雪藏(Icehide)笑了笑,伸出了一根指爪,刮了一下那条问问题的小碳基的脑袋。然后继续说着。】
“好好运转运转你的中央处理器,现在你深陷敌营,你的命可是我们霸天虎拿着。”
深蓝色装甲的野兽在出牢门之前对她说了这么一句话。但还有一句话,是他未曾出口的。
就在他准备出去时,镇星又开口了。
“你在怕什么?”
他停住了脚步。
“你在害怕什么?!”
冰封没有回答她,只是驱动四肢,向铁笼外走去。
在他身后,铁门咣当一声撞上了。
在当天晚上,霸天虎战舰遇袭,供电系统全部歇菜。
在她一片黑暗和混乱之中,镇星撞开了那不怎么结实的牢门,逃了出来。不过那门貌似没有关严,使劲用翼刃撬一下,再猛撞几下,就散架了。但说实话,撞门的时候真的很疼。
在火光映照下,她看到了在战场上拼杀的深蓝色行刑官。他不断地用冰息冻住敌方的战士,或者咬下他们的脑袋。
猛然间,冰封在抬起头颅观察战况时看见了她。野兽停下了一切动作,直到有tf给了他脑袋一炮。
冰封从死尸上一跃而起,忽略了那个正拿着刀要捅他的汽车人,向她这边猛扑过来。
墨色的夜空被冲天的火光渲染,宛如白昼。两只巨兽在空中飞舞盘旋着,互相追逐着,纠缠在一起。他们利爪相向,冰火交织。
最终,镇星咬断了冰封的右翼,狠狠地踹在野兽防护较为薄弱的腹甲,将他蹬向地面。
她仰天长啸,发出了胜利的嘶吼。
猛然间,她看到冰封在从高空坠落的过程中勉强抬起完好的左翼,搭在头部,向外一扬,朝她行了一个很奇怪的礼。
“一路好运。”
【“然后呢然后呢?”
“然后就没有然后啦!不过你也可以自己想一个好的结局。”】
坐在雪藏背部上的减震板(Damping plate)轻轻地笑了起来,但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只是嘴角微微上扬。他的胳膊搭在野兽的角雕上,身体斜靠在她修长的脖颈上。
“一个不错的故事,对吗?”
雪藏自言自语般地把疑问句说成了肯定句。
那些小家伙们打着哈欠,陆陆续续地转身离开。
“夜间飞行,怎么样?”减震板有些腼腆地问道。
他站了起来,礼貌地让到一边方便体型相对较大的巨狰狞起身。
“当然,今天拉塞班的夜景肯定会很美。”雪藏回应道。
一架轻型战机冲出洞穴,一条机械巨龙咆哮着跃入夜空。
“其实我还是喜欢你以前的名字,冰封(Frozen)。”
深紫色的机械巨龙轻声说道,锋利的翼刃刮了一下战机的机翼。
“不过现在的也不错啦!”雪藏继续说道。
轻型战机突然一个侧转转到雪藏的上方,猛地降低高度。
她只好振翅加速,避免被战机压下去失去平衡的结果。
“卧槽你干嘛?”
“所以你用“雪藏”命名你的新机体作为纪念我的方法,是吗,Suppress star?”
“那倒是。”
双方悬停在了半空中。此刻,一切事物都仿佛静止了一般,唯有风声,在两个tf的耳边温柔地歌唱着。
温热的晚风掠过减震板发热的引擎,抚过雪藏扇动的翅膀,吹的他俩的中央处理器晕乎乎的。
减震板没有再说话,只是再次拉高高度,在她的头顶盘旋着。
“你不知道,你在我芯中有多重要,Frozen。”
她小声嘀咕着,张嘴喷出了一团小小的火焰,然后自顾自地加快了速度,向前飞去。
减震板看着渐行渐远地雪藏,也加速追了上去。
“那你也不知道,我当初为什么会放走你。”
此刻,繁星若尘,远方城市的喧嚣与繁华照亮了沉沉暗夜。拉塞班繁忙的太空港中起降的舰船,为这座不大不小的城市带来了无限的活力。
就像很久很久以前,有那么两位战士,在被火光映亮的夜空中展开角逐的那个夜晚。

|结尾的碎碎念:
这位对博狂两派怨念都很重的冰封以前的名字就是减震板,是一架小飞机。在内战开始时离开了塞伯坦,在宇宙间游荡。后来因误入了战区而被霸天虎抓住并进行了改造,变成了一个类似龙一样的野兽金刚,还被限制在野兽形态。在一艘战舰上当行刑官/战士。
镇星是一位朋友的设定,是纯种的巨狰狞,说是野兽金刚也可以,反正是一条漂亮的大龙龙哦!
拉塞班,是原创的一颗满是碳基的星球的一个城市。
(看到周围全是巨佬,都有点不好意思发了)
欢迎捉虫呀!





尝试画龙🌚
可能是个海翼雨翼混血龙。(主要是我也不知道我画的是什么。)

直升机黑鹳与小白龙的故事

母亲节的脑洞产物,没有题目。

自从一次执行任务时她看到一条小龙管自己身边的大雌龙叫“妈妈”之后。她第一次对母亲这个词有了一些想法。
“妈妈!”
在她任务完成返回基地后,她冲黑鹳喊出了这个词,就像她早些时候看到的。
但黑鹳并没有理她。就这样坚持着连续叫了两三天。黑鹳终于忍不住了。
“第一,你不要再喊妈妈这个词了,第二,什么是妈妈?”
黑色的大直升机单膝跪在地上,以便和这个只有两米左右的小野兽说话。
“可是我看那些幼兽会管比自己大的家伙叫妈妈呀!”
她鼓着腮帮子,小声说道。
可明明就是这样的啊!小的管大的叫“妈妈”或“爸爸”啊!有什么问题吗?
“那好吧,但你听好我不是你妈妈,你妈妈已经……”
黑鹳的没有说出后半句,他知道她的双亲发生了什么,他也知道自己那双罪孽深重,沾满了有机生物血液的双手做了什么。现在让她知道这件事对自己没什么好处,所以,闭嘴吧。
“来,叫爸爸。”
他搂过小东西,宽大的手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脑袋,就像在哄小机械狼那样。
“妈妈……”小东西仍不悔改。
“不,是爸爸。”
“妈妈。”
“爸爸。”
“妈妈。”
“爸爸。”
“诶!”
“?!”
———
她用鼻吻轻轻地拱了拱那具已经褪色了的机体,希望还会像以前那样有热情地回应。但这次没有,再也不会有了。
“妈妈?”

《龙腾世纪》

她是一条小龙,
一条青年龙。
蹲守在一个比她大不知道多少倍的山洞里。背后是无数食腐兽渴求的宝藏。
她曾经有家人,她的父亲是来自极地的冰霜之子,他踏足过的地方寸草不生,寒冰蔓延。
她的母亲是来自雨林的幻象之神,她的鳞甲的色彩变幻莫测,口中可以喷吐致命的毒液。
当然,这都是食腐兽瞎编的。在这个龙已成为传说的时代,见过他们的人是少之又少。他们只是千万龙族中的一员,也是少数在地面上生活的守卫军。
几百年前,食腐兽为满足自己族群扩张的需求而占领了龙族的领地。展开大规模的战争,最后龙族为了大陆的和平与种族的利益,向后退让。但那些长了毛的小虫子忽视了签订的条约,大肆地屠杀龙族。逼迫他们进入地下发展。
这是他们最后的家园,是种族苟延残喘的延续。
爸爸说了,以后要好好学习,为龙族的复兴做出贡献。
妈妈说了,以后要多加注意食腐兽,他们随时都会变节。
而她自己呢?当然是要当一个伟大的战士啦!
——
一天下午,一队食腐兽出现在了那条可有可无的边境线上。她的爸比一个不小心拍死俩,又一口冰息冻死仨。最后留下来那个被护在队伍中间的雌性。
父亲叼着那只食腐兽,去见了他们年轻的君主。
体型不及父亲大的蓝龙公主站在石阶之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虔诚的白龙。朴实无华的深蓝色宝石银链缠绕于象牙色的双角上。
那个小食腐兽被逼问出很多信息,说完就被公主掐断了脖子,成为她的食物。
公主点了点头,示意父亲退下。
听父亲说,那只臭猴子说的情报有些是错误的,过几天需要守卫军去侦查。
“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,毕竟我们还不一定回得来呢,我的小霜花!”
这是家人临走前说的话,但是爸爸猜对了,他们的确不会再回来了。
开始她不信,一有时间就会蹲坐在洞口,眺望远方。等待将士们的荣耀归来,等待那撕裂空气的呼啸。但却只等来了无尽的黑暗和边防线上冉冉升起的硝烟。
———
几年后
“几百年前,食腐兽将我们逼至此地,但我们仍能绝境重生。现在,我们将会夺回我们失去的一切!今天,战神与我们同在!”
公主站在那个洞口,对着面前成千的战龙,有会飞的,不会飞的;吐火的,喷冰的。
她也是其中的一员,银色的战甲与白色的鳞片融为一体,装甲上涂满代表危险的鲜红的蛇形花纹。
—逐渐适应,准备就绪
一场大战即将开始
强者无惧
战龙无畏
这就是天启—

一切开始变的清晰起来,记忆如影相随。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画面如同浪潮般涌入记忆之港。
朽骨铺就的道路、汩汩流淌的鲜血、折断的双翼、破败的防护装甲、濒死前不甘的嘶吼。
庞大稳重的身躯和另一个如流光般的灵魂伫立在那遥远的尽头,满怀期望地凝视着她。


“现在,准备好你们的吐息,激活充能你们的粒子炮,亮出爪子。进攻!!”
无数的战龙冲出群山的重围,挥动遮天蔽日的巨翼,疯狂地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冲锋。
“这次,我们血债血还!”
——欢迎来到新纪元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