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贼鸥呀

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

      

      【 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古老的种族。他们拥有驰骋苍空的巨翼,雄厚而又原始的力量。他们是疾风族,龙族中最庞大的种群。

       这个疆域辽阔的国度,有一位精明的统治者,还有他最得力的干将,—他的妻子,这个国家的王后。这位美丽的王后有三个孩子,两条漂亮的雌龙,一条可爱的雄龙。

        大公主蓝风继承了家族中优秀的基因,洁白的双角犹如北方的冬雪,鳞甲是星空般深蓝色,零星的银鳞洒在紫黑色的翼膜上,犹如夜空中的繁星点点。她那匀称的身材和巨大的蝠翼更是令龙惊叹。小王子同样是这般完美。

       小公主飞翼的相貌相对来说更偏向于他们的父亲。猩红的瞳孔,漆黑如墨的鳞甲,从头顶一直蔓延到尾尖的黑色脊刺,还有那锋利的爪子,简直就像一个绝美的艺术品。比起一位温文尔雅的公主,她更像一名冲锋陷阵的战士。当然,这是后来的事。

       从小,飞翼就因为排行老三而备受排挤,因为最后坐上王座的也永远不会是她。母后也不太喜欢她,对她冷言冷语,恶语相向。但她好像并不在乎这些,每天都醉心于研究“魔法”。同时,她也很喜欢和那些侍从、厨师、园丁,甚至是小动物在一起。】

       1.

       真正故事的开头在这里。

       自从二公主五十多岁时第一次上了格斗训练场,她的哥哥姐姐就在这方面再也没有和飞翼抢过风头。飞翼她真的是太强了,不论在技巧和体型上。

       王后每次在训练场旁边看着飞翼发出胜利的嘶吼,高傲地扬起头颅望着她和国王。他的夫君会发出赞赏的咆哮,王后也会以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回应。

       但她的心里一天比一天慌,她害怕了,她害怕这个魔鬼般的存在会影响甚至毁掉她、蓝风还有小王子飞鹰的未来。

       2.

       王后想要除掉这个小怪物。

       第一次,她雇了一位刺客,想要在一天晚上,飞翼前往地下室找东西的时候进行刺杀。但是神奇的事情来了,第二天早上黑色的青年龙回来了,刺客凭空消失了。

       第二次是在这三位小皇室成员的成年礼的晚宴上,她找到了族内最精锐的炼毒师搞到了一种无味的慢性毒药。并安排了一名大臣,投进了小公主的酒杯。

       但飞翼好像早有防备。在宴会进行到一半时,公主把那名大臣叫了出去。据当时在场的一位卫兵说他们俩在花园内吹着晚风谈情说爱,最后还亲上了。然后那个可怜虫在典礼过后的第四天死去了。

       这一切,都被一条来自北地的一位常驻外交官的女儿目睹了,没错没错,她就是我。

       这条年龄与飞翼几乎相同的幼龙被飞翼的魅力折服了。她喜欢她的优雅,喜欢她的野性,喜欢她的行事风格。

       就在那场晚宴后,夜极偷偷地溜出了母亲的房间,在城堡塔楼中的西塔中,找到了飞翼。那时,小公主正在换下那些沉重的饰品,那些看起来漂亮但打理起来非常麻烦的角饰和耳环。

       她直接推开门就闯了进去,吓得站在飞翼旁边的女仆直接把爪子里晶石扔了出去,在地上摔个粉碎。

       “哦,抱歉。”

       夜极小声说道,并顺爪关上了门。

      “没有人教过你礼貌吗,冰霜龙?”

      背对着她的飞翼突然起身,转过身面对着她,眦出犬齿,竖起背脊上锋利的脊刺,一步一步向她逼近。此时,她才感觉到,皇室贵族身上散发的强大气场和飞翼的体型……还真不小。

       “真的非常抱歉,公主殿下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      “那你是无意的?”

       “不,不,不是。我是来找您的。”

       她当时害怕极了,头深深地埋在地上,右前爪紧紧地贴在身体内侧,双翼极力展开到最大。

       飞翼突然停下了脚步,伸出爪子把她拉了起来。

       “我知道,你是夜极对吗?我注意到你了。”

       “对,在下夜极,是……冰霜族常驻疾风族外交官之女。”

      “那次王后策划的暗杀是不是就是你搞砸的。”

       “我……不知道您在说什么。” 

       “我更喜欢诚实的龙做我的支持者,或者朋友。”

       “那次暗杀是我的母亲将刺客传送走的,用环路桥。”

       “果不其然,你们冰霜族另有所图。”

       飞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向她伸出了翼钩,当时夜极不免有些疑惑“难道她总是这么轻易的相信别的龙吗?”但她还是向飞翼伸出翼钩,让她们两个颜色不一的翅膀搭在了一起。

       “看来我们是在统一战线上的。很荣幸能够在未来与你共事,夜极。”

        公主冲着身后吓得喉咙一抽一抽的女仆点了点头,那位年轻的雌龙便拿了一张数据板递给了她。

       “来看看,这是我的计划,通过历史以往的事件和………”

       就是这样,飞翼和夜极成为了公事的同事,以及最亲密的好朋友。

        【在和宫廷里的皇宫贵族交往中,不擅长表达的飞翼可少不了夜极。在每次行动的策划过程中,也少不了这条聪明的冰霜龙。

       其实刚开始的时候,双方都对对方有所怀疑和猜忌。但是,正是在这种双赢的合作环境下,他们都向对方证明了自己。也正是在夜极和飞翼追随者们的帮助下,王后的计划一次又一次地落空,飞翼在穷凶极恶中活了下来。】

       3.

       在八九场这种暗地里的针锋相对已经使王后失去了耐心,王后已经无法用暗招对付飞翼了,只能孤注一掷,用最后一种方法,也是最残忍的方法。

       她在一天深夜,把飞翼领出了皇城,带到了疾风族领地的边界线,那片深不见底的大峡谷,并提出要和小公主切磋一下格斗技巧的要求。

       飞翼答应了,在那场战斗中。母女俩缠斗在一起,他们咆哮着,怒吼着,撕咬着。最终,在王后的前爪踩在黑龙的胸膛上,就要咬断飞翼的脖子时。小公主凭空消失了,消失在了一个绿色的漩涡中。

       你问她去哪了?当然是回他们的基地了。

       这场战斗虽说飞翼几乎取得了胜利,但她失去了她的右眼,右半边脸也留下了不可治愈的疤痕。

       4.

       经过几十天的修养,飞翼重新出现在了王后的面前。

       这下王后再也奈何不了她了,只得将她关在了城堡中的旧物储藏室中,并且用“魔镜”监视着她。

     但王后没想到,那些与飞翼交流的下等人甚至是动物,早已成为飞翼最忠诚的支持者,及部下。

        没过多久,储藏室里的摄像头就被毁掉了。画面的的最后一秒,定格在了一只深蓝色的食腐鸟的尖锐的鸟喙上。接连着,一处又一处的监视点被破坏,“魔镜”的控制权也被别的龙远程夺取并被反过来监视王后。

       又没过几周,在火药爆炸的一声巨响和冲天的火焰中。飞翼逃离了那个地方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       5.

       “好啦好啦,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,孩子们快去睡觉啦!”

        银蓝色的巨龙起身,张开双翼,拢住十几只幼小的龙崽,往睡穴的方向小步走着。

       “那公主去哪了呀?”

       一只深棕色鳞甲的幼龙问道。

       “她去和她的朋友冒险去啦,去结识更多的朋友!”

        夜极低下头,用鼻吻轻轻地蹭了蹭小东西的脑袋。

       “现在,去睡觉。”

       她赶着小家伙们进了舱室。

       等孩子们都进到了舱室里,那两扇沉重的铁门撞在一起时。她站在门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垂下头,闭上眼睛,任凭自己华美的银蓝色翅膀拖到地上。头上的蓝宝石角饰撞击在一起,发出细小而又清脆的响声。

       这时,一个沉重的脚步声伴随着铁甲摩擦碰撞的声音响起,裹挟着一股浓烈的汽油、血液和尘土的味道,那是战争的味道。

       她猛地抬起头,转身,迎上那个相对来说比较庞大的身躯。

       一个滚烫的炮管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,吓得她后退了一步,顶到了舱室的铁门上。

       冰冷却明亮的灯光从那条龙的身后照过来,却因为遮挡的原因使她那里一片黑暗。

       对方左眼那猩红的瞳孔盯了夜极一会儿,然后后退了一步,让冰霜龙往外走一点。

       “炮管又该维修了,唉……”夜极看着地上变了形的大铁筒,小声嘟嚷着。

       “炸膛了。”黑龙立起了骨脊,使劲睁大了那只完好的左眼,表示无奈。

       “那也别扔,留着,那可是你用来轰开储藏室大门时那台加农上可替换炮管,当个纪念吧”夜极接着说到。

       黑色的巨龙没有回应。

       双方沉默了半晌,夜极没有抬头,仿佛不敢直视她朋友那张恐怖的脸。她漫不经心地刨着钢铁铸成的地板,使那枯燥的滋啦滋啦声回荡在空荡的回廊中。

       此时已是深夜,大部分“龙巢”的成员和来自外星的旅者都休息了,只有监控室里有两条值班的龙时刻关注着摄像头拍摄的情况。

       “你今天怎么了?我看你脸色不太好。”

       黑龙低沉的嗓音温柔地响起,和刚才那个身经百战的战士有着天壤之别。

      “呃……没有,我挺好的,我只是……”

       飞翼没有接话。她自从反殖民一战被流放后就变成了这样,不爱说话但善解龙意。

      “只是今天我跟孩子们说了你年轻时候的事情,现在回想了一下,感觉你挺不容易的,对于我来说也挺……”

       “不容易。”

       “不,是很有感触,也挺怀念的。”

       夜极抬起头,对上飞翼的温和的目光。

       “与你共事,是我的荣幸,殿下。”

       她深深地向飞翼举了一躬,就像他们初次见面那样,轻轻地俯下身子,头埋在张开的翅翼之下。

        飞翼同样微微鞠了一躬。

        “我也一样,my old friend。”

       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

       

当一切结束的时候

黎明时分,两条龙在晨曦的拥簇下相视而笑。

清晨,一滴正要滑下树叶的露珠被悄然冰封。

主恒星高挂山顶之时,绵长悠远的兽啼回荡在荒凉的山谷中。

在夕阳的余晖中,异地的恋人在瑰丽的晚霞中拥吻。

苍穹之下,深紫色的巨龙扇动巨翼隐藏在群星烂漫的夜幕之中。

当一切结束之时,我们,一直都在。

在飞机上的瞎摸
是自家女儿飞翼(Flywing)小公主。

想不出标题

是两条龙龙的故事哟!
脑抽时瞎写的,学龄前文笔。


“你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样子吗?我以前是个正常人,能直立行走,我不是战士,也不是野兽。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个死样子吗?”
“战争。”
“对,就像你说的,战争。”他点了点头。
“那么战争从哪里来呢?就是因为冲突,因为你们,要不然他们为什么会揭竿而起,威震天会开始革命,霸天虎会进军铁堡,我什么会变成这样,都拜你们所赐,汽车人。”
他恼怒地转过身,尾巴猛地抽了一下地,身上的装甲晃的叮咣响。
“那你以为你是什么货色?英雄?神灵?”
镇星(Suppress star)坚定地往前跨了一步,挺直了脊梁,站在他身后。
“不要以为你们有多高尚,我们都是一样的!我们去杀戮,去毁灭,我们都是罪人。我知道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。但现在,既然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,就要以现在的你-冰封,为你的阵营尽忠!我们是在第一战线上!你和我都是战士!”
冰封(Frozen)摇了摇头,转过身来,巨大的头颅上那深红色的光学镜凝视着他。
两个人都深吸了一口气,异口同声地说道。
“你不了解我。”
“你不了解我。”
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镇星低下头,背部的装甲向前滑动,在一套复杂的变形后,一只比他更加庞大的机械巨兽呈现在他眼前。
“野兽计划的一员?RS-118?”
“不,不是。”野兽的竖瞳平视与他的光学镜。
“那是什么?”冰封好奇地往前迈了一步。
“我什么都不是!”
“我生于战争,生为战争,我只是他们的一个工具,我没有选择的权利!”
镇星头高昂着,一步一步地向前迈着,张开了她的巨翼,呲出她那带着锯齿的獠牙。
“不要挑战我的底线,汽车人。”
他也不甘示弱,喉咙里发出冰息储能的嘶嘶声,背脊上的脊刺张开,爪子紧紧地扣着地。
【 “当时双方剑拔弩张,差点没打起来。”
“然后呢?然后呢?谁赢了?”一个碳基幼生体激动地问道。
“他们并没有掐起来,好男不跟女斗,不是吗?”
雪藏(Icehide)笑了笑,伸出了一根指爪,刮了一下那条问问题的小碳基的脑袋。然后继续说着。】
“好好运转运转你的中央处理器,现在你深陷敌营,你的命可是我们霸天虎拿着。”
深蓝色装甲的野兽在出牢门之前对她说了这么一句话。但还有一句话,是他未曾出口的。
就在他准备出去时,镇星又开口了。
“你在怕什么?”
他停住了脚步。
“你在害怕什么?!”
冰封没有回答她,只是驱动四肢,向铁笼外走去。
在他身后,铁门咣当一声撞上了。
在当天晚上,霸天虎战舰遇袭,供电系统全部歇菜。
在她一片黑暗和混乱之中,镇星撞开了那不怎么结实的牢门,逃了出来。不过那门貌似没有关严,使劲用翼刃撬一下,再猛撞几下,就散架了。但说实话,撞门的时候真的很疼。
在火光映照下,她看到了在战场上拼杀的深蓝色行刑官。他不断地用冰息冻住敌方的战士,或者咬下他们的脑袋。
猛然间,冰封在抬起头颅观察战况时看见了她。野兽停下了一切动作,直到有tf给了他脑袋一炮。
冰封从死尸上一跃而起,忽略了那个正拿着刀要捅他的汽车人,向她这边猛扑过来。
墨色的夜空被冲天的火光渲染,宛如白昼。两只巨兽在空中飞舞盘旋着,互相追逐着,纠缠在一起。他们利爪相向,冰火交织。
最终,镇星咬断了冰封的右翼,狠狠地踹在野兽防护较为薄弱的腹甲,将他蹬向地面。
她仰天长啸,发出了胜利的嘶吼。
猛然间,她看到冰封在从高空坠落的过程中勉强抬起完好的左翼,搭在头部,向外一扬,朝她行了一个很奇怪的礼。
“一路好运。”
【“然后呢然后呢?”
“然后就没有然后啦!不过你也可以自己想一个好的结局。”】
坐在雪藏背部上的减震板(Damping plate)轻轻地笑了起来,但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只是嘴角微微上扬。他的胳膊搭在野兽的角雕上,身体斜靠在她修长的脖颈上。
“一个不错的故事,对吗?”
雪藏自言自语般地把疑问句说成了肯定句。
那些小家伙们打着哈欠,陆陆续续地转身离开。
“夜间飞行,怎么样?”减震板有些腼腆地问道。
他站了起来,礼貌地让到一边方便体型相对较大的巨狰狞起身。
“当然,今天拉塞班的夜景肯定会很美。”雪藏回应道。
一架轻型战机冲出洞穴,一条机械巨龙咆哮着跃入夜空。
“其实我还是喜欢你以前的名字,冰封(Frozen)。”
深紫色的机械巨龙轻声说道,锋利的翼刃刮了一下战机的机翼。
“不过现在的也不错啦!”雪藏继续说道。
轻型战机突然一个侧转转到雪藏的上方,猛地降低高度。
她只好振翅加速,避免被战机压下去失去平衡的结果。
“卧槽你干嘛?”
“所以你用“雪藏”命名你的新机体作为纪念我的方法,是吗,Suppress star?”
“那倒是。”
双方悬停在了半空中。此刻,一切事物都仿佛静止了一般,唯有风声,在两个tf的耳边温柔地歌唱着。
温热的晚风掠过减震板发热的引擎,抚过雪藏扇动的翅膀,吹的他俩的中央处理器晕乎乎的。
减震板没有再说话,只是再次拉高高度,在她的头顶盘旋着。
“你不知道,你在我芯中有多重要,Frozen。”
她小声嘀咕着,张嘴喷出了一团小小的火焰,然后自顾自地加快了速度,向前飞去。
减震板看着渐行渐远地雪藏,也加速追了上去。
“那你也不知道,我当初为什么会放走你。”
此刻,繁星若尘,远方城市的喧嚣与繁华照亮了沉沉暗夜。拉塞班繁忙的太空港中起降的舰船,为这座不大不小的城市带来了无限的活力。
就像很久很久以前,有那么两位战士,在被火光映亮的夜空中展开角逐的那个夜晚。

|结尾的碎碎念:
这位对博狂两派怨念都很重的冰封以前的名字就是减震板,是一架小飞机。在内战开始时离开了塞伯坦,在宇宙间游荡。后来因误入了战区而被霸天虎抓住并进行了改造,变成了一个类似龙一样的野兽金刚,还被限制在野兽形态。在一艘战舰上当行刑官/战士。
镇星是一位朋友的设定,是纯种的巨狰狞,说是野兽金刚也可以,反正是一条漂亮的大龙龙哦!
拉塞班,是原创的一颗满是碳基的星球的一个城市。
(看到周围全是巨佬,都有点不好意思发了)
欢迎捉虫呀!





直升机黑鹳与小白龙的故事

母亲节的脑洞产物,没有题目。

自从一次执行任务时她看到一条小龙管自己身边的大雌龙叫“妈妈”之后。她第一次对母亲这个词有了一些想法。
“妈妈!”
在她任务完成返回基地后,她冲黑鹳喊出了这个词,就像她早些时候看到的。
但黑鹳并没有理她。就这样坚持着连续叫了两三天。黑鹳终于忍不住了。
“第一,你不要再喊妈妈这个词了,第二,什么是妈妈?”
黑色的大直升机单膝跪在地上,以便和这个只有两米左右的小野兽说话。
“可是我看那些幼兽会管比自己大的家伙叫妈妈呀!”
她鼓着腮帮子,小声说道。
可明明就是这样的啊!小的管大的叫“妈妈”或“爸爸”啊!有什么问题吗?
“那好吧,但你听好我不是你妈妈,你妈妈已经……”
黑鹳的没有说出后半句,他知道她的双亲发生了什么,他也知道自己那双罪孽深重,沾满了有机生物血液的双手做了什么。现在让她知道这件事对自己没什么好处,所以,闭嘴吧。
“来,叫爸爸。”
他搂过小东西,宽大的手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脑袋,就像在哄小机械狼那样。
“妈妈……”小东西仍不悔改。
“不,是爸爸。”
“妈妈。”
“爸爸。”
“妈妈。”
“爸爸。”
“诶!”
“?!”
———
她用鼻吻轻轻地拱了拱那具已经褪色了的机体,希望还会像以前那样有热情地回应。但这次没有,再也不会有了。
“妈妈?”

《龙腾世纪》

她是一条小龙,
一条青年龙。
蹲守在一个比她大不知道多少倍的山洞里。背后是无数食腐兽渴求的宝藏。
她曾经有家人,她的父亲是来自极地的冰霜之子,他踏足过的地方寸草不生,寒冰蔓延。
她的母亲是来自雨林的幻象之神,她的鳞甲的色彩变幻莫测,口中可以喷吐致命的毒液。
当然,这都是食腐兽瞎编的。在这个龙已成为传说的时代,见过他们的人是少之又少。他们只是千万龙族中的一员,也是少数在地面上生活的守卫军。
几百年前,食腐兽为满足自己族群扩张的需求而占领了龙族的领地。展开大规模的战争,最后龙族为了大陆的和平与种族的利益,向后退让。但那些长了毛的小虫子忽视了签订的条约,大肆地屠杀龙族。逼迫他们进入地下发展。
这是他们最后的家园,是种族苟延残喘的延续。
爸爸说了,以后要好好学习,为龙族的复兴做出贡献。
妈妈说了,以后要多加注意食腐兽,他们随时都会变节。
而她自己呢?当然是要当一个伟大的战士啦!
——
一天下午,一队食腐兽出现在了那条可有可无的边境线上。她的爸比一个不小心拍死俩,又一口冰息冻死仨。最后留下来那个被护在队伍中间的雌性。
父亲叼着那只食腐兽,去见了他们年轻的君主。
体型不及父亲大的蓝龙公主站在石阶之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虔诚的白龙。朴实无华的深蓝色宝石银链缠绕于象牙色的双角上。
那个小食腐兽被逼问出很多信息,说完就被公主掐断了脖子,成为她的食物。
公主点了点头,示意父亲退下。
听父亲说,那只臭猴子说的情报有些是错误的,过几天需要守卫军去侦查。
“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,毕竟我们还不一定回得来呢,我的小霜花!”
这是家人临走前说的话,但是爸爸猜对了,他们的确不会再回来了。
开始她不信,一有时间就会蹲坐在洞口,眺望远方。等待将士们的荣耀归来,等待那撕裂空气的呼啸。但却只等来了无尽的黑暗和边防线上冉冉升起的硝烟。
———
几年后
“几百年前,食腐兽将我们逼至此地,但我们仍能绝境重生。现在,我们将会夺回我们失去的一切!今天,战神与我们同在!”
公主站在那个洞口,对着面前成千的战龙,有会飞的,不会飞的;吐火的,喷冰的。
她也是其中的一员,银色的战甲与白色的鳞片融为一体,装甲上涂满代表危险的鲜红的蛇形花纹。
—逐渐适应,准备就绪
一场大战即将开始
强者无惧
战龙无畏
这就是天启—

一切开始变的清晰起来,记忆如影相随。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画面如同浪潮般涌入记忆之港。
朽骨铺就的道路、汩汩流淌的鲜血、折断的双翼、破败的防护装甲、濒死前不甘的嘶吼。
庞大稳重的身躯和另一个如流光般的灵魂伫立在那遥远的尽头,满怀期望地凝视着她。


“现在,准备好你们的吐息,激活充能你们的粒子炮,亮出爪子。进攻!!”
无数的战龙冲出群山的重围,挥动遮天蔽日的巨翼,疯狂地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冲锋。
“这次,我们血债血还!”
——欢迎来到新纪元——